第301章 女人最好的生娃年龄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在财院转了一圈,到几间课堂听了几分钟,然后在会议室座谈了二十多分钟,听院领导讲了讲学院的建校史,承诺了几个就业名额,沈辉捐了一千万,就乘车离开了。
  从财院出来,又去了趟松园。
  医院的体检结果已经出来了,没啥大问题,就是老爹肝有点问题,转氨酶有点高,问题不大,一方面是用药,一方面是调养,回青河养着就行。
  雨天天下个不停,想出门出不去。
  老太太不想在沪市呆了,沈立国和张金花也不愿意呆了,看不到太阳很烦,准备明天就回青河,到是小舅妈不想走,好不容易来一趟沪市,还是坐的专机,出门都是专车,还没享受够呢,也没好好逛一逛这座大城市,就这么回青河实在很不甘心。
  可不甘心也没办法,走不走她做不了决定。
  沈辉没在松园留宿,陪老爹老妈和老太太坐了一阵,就离开了。
  回到滨江花园,黄佩佩早回来了,正在和林月婷分享她的职场经历。
  林月婷对这些不感兴趣,脸上还带着无奈。
  见到沈辉进来,不知想到了什么,脸一红,立刻就溜了。
  沈辉莫名其妙,在沙发上坐下后,才问黄佩佩:“林月婷咋了,感觉有病的样子。”
  黄佩佩笑眯眯地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要不你去问下她?”
  沈辉瞥她一眼:“确定让我去问?”
  黄佩佩点着头:“对啊,人家好歹跟了你一年,女儿家的本来心事就多,你平时也不多关心一下,我觉得她应该是想男人了,要不你去问一下?”
  沈辉气的瞪她:“人家想男人你让我问去?什么叫跟了我一年,她是保姆好不,不是我养的女人,你这话要让人听到了,人家的清白可就毁了。”
  黄佩佩眨眨眼:“那不是更好吗,反正她一天稀里糊涂的也不找男人,好像还是个黄花闺女呢,正好给你做小的多好,你们男人不都好这口吗,你别偷偷摸摸的找,就大大方方养在家里,回头我负责给你调教,省的你天天晚上折腾我。”
  沈辉不想这么无耻,但却控制不住心里的小人,一想到那种幸福的画面,心里就忍不住有点热,唯恐被黄佩佩看出什么端貌,连忙把心里的小人掐死,说:“好好说话,不要再诱惑我了,万一我哪天真忍不住,岂不是误了人家的一生。”
  “怎么会呢!”
  黄佩佩道:“时代虽然不同了,但人们对幸福的定义也不同了,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愿意找一个真正喜欢的男人去共同奋斗,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女人做小三,其实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活的好一点,让这一辈子不至于白活。像你这样的男人,只要你喊一声,有的是年轻漂亮的女人愿意给你做小的,至少跟了你不会活的太累。”
  沈辉头疼:“咱能不能不讨论这个?”
  黄佩佩道:“你说转移话题,我跟你说正事呢,林月婷这样的女人就是个奇迹,不过老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中国这么大,出现林月婷这样的女人也很正常,以她这种逃避社会的心态,到了社会上估计都没法生存,以现在人心的复杂程度,就算找个男人估计悲剧的可能性也很大,上次我试探过她,看她的样子好像并不抗拒给你做小的。”
  “别胡说。”
  沈辉吓了一跳,心里的小人却忍不住又蹦了出来。
  黄佩佩笑眯眯地道:“我没胡说,不信你去问她。”
  沈辉有点扛不住了,这女人最近中邪了,不停地诱惑他往邪路上走,他还真怕哪天经不住诱惑,跑去问林月婷,万一突破了心里那道关,他都不敢想象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  “学校的事咋样了?”
  沈辉转移话题,问起了财院的事情。
  黄佩佩道:“就那样,你给学校捐了一千万,我都成了学院的功臣,专门安排了一个留校三年的学妹带着我熟悉环境呢,我打算明天请她吃个饭,好好感谢一下人家。”
  沈辉点头:“要不要我给你安排?”
  黄佩佩摇着头:“不要,我可不想太张扬。”
  沈辉嗯了一声,道:“明天我去京城,你去不去?”
  黄佩佩也不问去京城干啥,道:“我不去,才报到没几天就请假,领导咋看我。”
  沈辉也不强求,只要她喜欢就行了,想干啥都行。
  造完小人,两人冲了个澡睡觉。
  睡到半夜,摸来摸去沈辉又想要了。
  黄佩佩受不了,这几天真是被折腾的够呛,迷迷糊糊的感觉大家伙闯了进来,顿时完全惊醒,心里那个气,这家伙哪来这么大的精神,简直就不是人啊!
  挣扎着爬起来,衣服也没穿就跑了。
  我艹。
  沈辉有点扫兴,还以为上厕所去了,结果左等右等不见回来,心进甭提多郁闷了,只得开灯去找,结果卫生间没找到,又到几个卧室挨个找,也没见人。
  衣服都没穿呢,跑哪去了?
  沈辉恨的得牙痒痒的,里里外外找了一遍没见人,只得拿手机准备打电话,却发现黄佩佩手机就放在床头,心里那个气啊,这不靠谱的娘们半死跑哪里去了?
  打林月婷电话,刚响一下就接通了。
  “我和月婷睡,你自个睡去。”
  是黄佩佩声音,显然,跑林月婷屋里去了。
  沈辉还没说话,电话就挂了。
  再打,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
  沈辉气的肝疼,火已经烧起来了,不灭掉怎么睡觉,拿着手机转悠了一阵,还是不好意思去林月婷屋里强行捉人,只得把水温调低点,用带点冰凉的水冲了下,才把火浇灭。
  一觉睡到天亮,才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闹醒。
  睁开眼睛,就看到黄佩佩正在穿衣服。
  “好啊,都学会跑了。”
  沈辉怒从心起,胳膊一伸就将她拉倒在了床上。
  “哎呀!”
  黄佩佩没料到他会突然醒来,一点防备都没有,惊叫一声忙挣扎:“都六点半了,赶紧起床,吃过早饭还得去松园,哎哎别闹,罩罩给我扯破了。”
  沈辉一边扯她衣服,一边饿狠狠道:“谁让你跑的,我特么快憋出内伤了。”
  黄佩佩奋力阻挡着:“你跟个大牲口一样谁受得了,大半也的也折腾,快别闹了,再闹要迟到了,还去不去送你爹妈和外奶了。”
  沈辉狠狠揉了几下,才放了她一马,翻身起床。
  洗漱完到餐厅,林月婷已经做好了早餐。
  一见沈辉,脸就红了,赶紧躲一边去了。
  沈辉有点郁闷,老子又没那啥你,你脸红个什么劲。
  憋了一晚上火,别提有多难受了。
  吃着早餐,还忍不住瞪了黄佩佩一眼。
  这娘们太不敬业了,临阵逃跑,哪有这样的。
  非得赶着男人去外面找,真是蠢透了。
  吃完早餐擦了擦嘴,沈辉还问:“你跑啥跑,不都说女人需求比男人还旺盛吗,你咋是个泥捏的,一晚两次都不行,这要把我憋出病来咋办。”
  “胡说八道。”
  黄佩佩没好气地道:“你天天晚上折腾,哪个女人受得了,也不怕肾虚。”
  沈辉立马反驳:“废话,我怎么可能会肾虚。”
  黄佩佩翻着白眼道:“那你最近都别回来了,找你的小蜜去。”
  沈辉有点心虚,也没底气说自己没有小蜜了。
  吃过早饭去了园松,两人赶到松园时已经八点了,老爹老妈已经吃过早饭,正在院子里溜达,就等他和黄佩佩过来出发,小舅妈还是一脸不想走的样子。
  张金花本来有话要问问儿子,可黄佩佩在不好问,只得忍着。
  到了机场,才找了个机会问沈辉:“佩佩怀上没?”
  沈辉一怔,有点汗颜,老妈啥时这么八卦了,忙摇头:“没有。”
  张金花就有点儿遗憾,忍了又忍,还是没有忍住,小声提醒道:“要是怀上了可千万别打掉,女人生娃最好的年龄是二十四五岁,你和佩佩都快三十岁了……”
  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  沈辉连忙打断,一头瀑布汗。
  老妈都想啥呢,整天尽操心这些有的没的。
  张金花瞪了他一眼,不满道:“这就不耐烦了,你都快三十了,还不考虑要孩子,你打算啥时候要?刘娜都快生了,你这个大伯子都还没结婚,你想拖到啥时候?”
  沈辉郁闷地道:“不是都说了吗,年底就结婚。”
  张金花道:“你都跟佩佩睡一起去了,咋这么长时间还没怀上?”
  沈辉差点落荒而逃,有点受不了老妈。
  好不容易把老妈应付完,还有点心有余悸。
  难怪现在奋斗在外的男女青年过年回家时都要租个对象回去,中国的老妈催婚催娃的威力实在太恐怖,让人有点难以招架,压根就扛不住。
  幸好黄佩佩没听到,否则以后见了老妈更尴尬。
  九点五十,一架湾流g550载着老爹老妈一行飞往宁西。
  十点十分,沈辉也乘坐大波音飞往京城。
  黄佩佩等两波人都离开,才坐着她的奥迪去了财院。
  她没想过张扬,但也不会刻意去装低调,那不是对待财富和生活的态度。
  如果不说,没人知道她的这台奥迪价值上千万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