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才分开两天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夏映红送着周舟和金总进了卧室,就去客厅招呼周志昊出门——毕竟也不能听这春宫墙角不是。
  她多少有些唏嘘,周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,小姑娘幼年就生得粉雕玉琢,甜甜的趴在她腿边儿,还说要把自己喜欢的洋娃娃分享给她肚子里的妹妹……
  可唏嘘归唏嘘,事已至此,她也断然不会一时心软而误事。
  刚开了门,就看见门口站着之前见过的那位关助理,手指举着,明显是正要按门铃。
  夏映红心头登时一紧,偏周志昊还是个没眼色的,从她身后笑着打招呼:“呀!关助理您怎么又过来了?”
  关之阳稍微侧侧头,晲了眼身后老板的脸色,见对方抱着手臂等在一步之外,于是自己开口:“周舟小姐在吗?”
  “哦,她出门了……”说着话夏映红就往外走,回手准备赶紧把门带上。
  这个空档儿,屋里却突然传出来句男人的怒吼:“操!一个被人操烂的婊子,还他妈拿乔!”
  夏映红当时脸色一凝,还来不及反应,一步之外的宫辞已经不知怎么闪到了眼前,单手抵住她急迫想要关上的门,错身就往屋里闯。这下彻底慌了,急急想跟上去拦人,却被关之阳一把扯住,只能焦急的朝着周志昊喊:“快、快拦他!哎呀!”
  等她一句话喊完,宫辞已经一脚踹开了卧室。
  金旺正窝着火,他妈的,在他这儿推叁阻四的,喝了那么多春药还不乐意给他碰的往外扭,结果身上给别的男人啃的印子都还没消,一撕开领口就看得他火气上涌,这是被玩了多久?解了一半的皮带顺手就抽了上去。
  手里的皮带还没停稳,就被突如其来的窝心一脚踹到了墙上。
  他肩膀正撞上书桌,脑袋嗡嗡发响,眼前也乌乌的发黑,撑着手臂站起来:“谁他妈……”
  一句话还没喊完,兜头又是一拳。
  宫辞是地地道道的外勤精英,体能极佳,岂是金旺一个缺乏锻炼沉迷酒色的中年人能比的,一拳下来直接就丧失了行动力。
  男人脸色阴沉,他破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小东西,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被丢在床尾,半边肩膀已经被从裙子里撕出来,一只乳房推到内衣上面,被禁锢着翘起,上面一道赤红发褐的血条,在瓷白的皮肤上深得刺目,让人火气蹭蹭蹭的往上蹿。
  周舟一只手死死攥着裙边儿,双目无焦,只有眼泪随着呼吸泉水似的扑簌扑簌往外涌。
  宫辞忍着怒意,打横把人抱起来,眼下先把她带出去。这地方可真鸡巴恶臭。
  夏映红已经完全被宫辞的暴力行径吓得怔住,呆站在客厅门口一动不敢动。关之阳看见老板抱着衣衫不整的小娇娘出来,立刻有眼色的脱下身上外套递过去,宫辞接过衣服,盖住少女身前的春光。
  又睨他一眼,眸子里都是冰凉的警示。
  关之阳心中叫苦不迭,他这是倒了什么大霉,明明是周小姐自己不想住巽园,可这笔账明显是被算在他头上,绝对逃不掉一顿罚。
  周舟中药的剂量明显不浅,此刻已经连人都认不清了,只剩最基础的条件反射抗拒着男人的肢体接触,男人一边安抚的柔声哄着:“是我,是我。没事儿了……”
  可抱起她时,还是明显感到她肩膀一抖,身子缩了缩。
  心里清楚她这会儿认不出他,可满是泪痕的小脸上明晃晃的嫌恶,还是刺得本就压着怒火的他心中不悦——她不会真的嫌他吧?
  不过是短短坐电梯的两分钟,周舟最后这点理智也断了线了,小脑袋不停在他胸口拱来蹭去,鼻子里还哼哼着喊热,想把他包在她身上的外套推掉。
  偏偏发起骚来也是个笨的,小舌头只知道隔着衬衫舔咬他胸肌,弄了了半天连颗扣子也没咬开。
  宫辞被她勾得额角青筋直跳,低声骂她一句:“再发骚,在这儿操你。”
  怀里的少女没理他,唇舌忙于沿着他胸线探索,突然探到了颗坚硬的小凸起,觉得好玩似的隔着衣服用舌尖拨弄男人硬挺挺的乳头,可似乎怎拨也拨不出,急得出了哭腔:“要……”
  宫辞强忍着,把车停到个监控看不见的角落,又下车把人抱到后座,让小东西跨坐在自己身上。
  周舟已经没骨头似的,下巴搭在他肩膀上,感受到他去掀她裙子,难耐的扭了扭小屁股。她本来就水儿多,这会儿一动,蹭得他裤子上都亮晶晶滚着水珠。
  宫辞其实比周舟更受刺激。
  这会儿还不算太晚,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随时可能会有人走动,尤其怀里这个还不知道收敛着点儿声音,光是脱她内裤这会儿就已经哼哼啊啊着乱叫,热气直接扑在他耳边,一声声儿听得他就惹火。
  被逼无奈塞了两根手指进她嘴里,按住不懂听话的小舌头。他其实想到她可能会咬,因此时刻提防着她支牙,可没料到她会吮,红唇含着两节指尖,轻轻的吸吮。宫辞手一抖,那条小舌也钻出来,沿着他指缝游走卷弄。
  “嘶……”
  才分开两天,怎么变得更会勾人了?
  宫辞眸色深暗,浓稠墨邃得像能看得清每一颗星星的极夜。终于单手放出了阳具,啪的弹上已经水淋淋一片的肉屁股。
  “唔……”
  周舟忍不住又哼一声,这次被两根手指堵在口腔里,声音闷闷的。
  男人情不自禁向上顶了顶胯,抵在湿热的两片肉唇之间,腾出手来掐住扭得有些急迫的小肉屁股上,手腕蓦地箍紧,带着少女细腰往下一坐。
  “唔……”
  “嗯……”
  慵懒娇软的闷哼和低沉的喘息几乎同时发出。
  宫辞一边舒展了眉头,一边还不忘闲心逗弄下怀里全无理智的小娇娇:“舒服了?”
  原以为没有回应,谁知周舟却忽然上身往后仰去,虽说她身后便是前排椅背,可到底有点儿担心她此刻没轻没重把自己磕了,忙单手揽住她腰背。
  这才看清手心里的小东西正双手拢在胸口,无力的小手颤巍巍的托着那两团看着重量不菲的乳肉,明显是想往他口腔里送。
  “想要吃奶子?”
  宫辞单手箍着小东西别倒下去,低头就含住一只嫩乳,舌尖挑弄着已经充血发艳的乳头,呼吸间都是香软的乳肉随着他身下的操弄一下下的颠颤。
  小娇儿眉头终于不再蹙着,软软的搭在他手臂上,嘤咛着娇哼媚叫。
  这会儿他也顾不上停车场里还有没有人了。

章节目录